【葡萄橙/主君的太阳paro】God is the sun。

*一点哔哔

*什么,我居然填坑了。

*很久没写过东西了,算是复健作用吧。文笔比以前还糟糕,ooc比以前还严重(。

*可能写完这一章就没下一章的可能性了,又可能还有。

*不过估计没人看了。

*食用愉快。

*第一章传送门→http://gannazuki-yua.lofter.com/post/300ac8_92c714a


God is the sun


Two

说起葛叶紘汰这个人,其实算是一个挺不平凡的家伙。葛叶紘汰自幼丧失双亲,由比他大几岁的姐姐拉扯长大。他姐姐为了照顾他,刚念完高一就退学去打工挣钱了。可以说从小到大,就是看着姐姐的汗水和泪水长大的。也许是这种特殊的家庭环境伴着他成长,葛叶紘汰自小就非常懂事,从没给过他姐姐一丝多余的负担。每当姐姐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家中,在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他就会提好室内用鞋,跪坐在玄关上,露出大大的笑脸来迎接这位至亲:“欢迎回来,姐姐!”当他姐姐要和着晨光出门工作时,他又会比姐姐提前起床,为姐姐做一份简单的早餐,用纱笼盖上之后摆在桌上,又悄然退回房间睡下。在能不麻烦姐姐的地方,他就绝不打扰,自力更生,这是葛叶紘汰目前能给姐姐的最大回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许多年,直到他上了高中也没有改变。伴随着他一起进入校园的,就是他的这份善解人意。学校里,但凡是认识葛叶紘汰的,无一不对他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在心智还尚幼稚的同龄人之间,葛叶紘汰的懂事对他们而言就像是指向标一样的存在。每个人都喜欢葛叶紘汰,喜欢他的开朗,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有求必应,喜欢他的优秀。葛叶紘汰也很坦然的接受者大家对自己的喜欢,他很高兴他能把从姐姐那里获得的爱用自己的方式去分享给他人,他希望大家能借此变得更幸福,能快乐地渡过在学校里漫长的时间长流。

但是一切和平的妄想却止步于某一日。那一天,葛叶紘汰的命运被硬生生地扭到另一个世界,这个变故发生得太突然,将他所有珍藏的阳光统统吞噬,令他无法再当光明世界的指向标,让他从被太阳环抱的温暖世界,坠入冰冷空虚的黑暗之中。

究竟是为什么,哪里出了差错呢。葛叶紘汰想着,叹了口气,不自觉就咬上了吸管。用力一啜,想用果汁来浇灭郁闷的心情,却发现怎么样都无法吸上果汁。定睛一看,这杯饮料早已经见底了,只在杯底留下一圈表明喝完许久的淡橙色的色素痕迹。葛叶紘汰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胡思乱想许久了。他又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跟对面那个人说一句“我去续杯”时,对面那人却缓慢平淡的打断了他的开口。

“葛叶先生,这家店只允许每位客人续五次杯,你现在已经续满五杯了,无法续杯了。”

啊,丢人丢大了!葛叶紘汰吞了一口口水,将头埋低,手抓着塑料杯哈哈一笑:“原,原来是这样啊,我以往都不知道,以为哪里的麦当O都一样的呢,多谢指出了,哈哈,哈哈……”话毕,他感觉脸一热,一滴汗珠慢悠悠地滑进了自己的衬衫中。这样真不妙,现在明明还是下着雪的冬天,他在心中叫苦。

对面却没了回复。葛叶紘汰低着头,咬紧下唇,痛骂自己因为说话的不灵光造成的这个尴尬局面。现在,恐怕驱纹戒斗先生已经将我当成是一个奇怪的人了——这样思考着,葛叶紘汰简直就想当着对面那人的面捶胸顿足了。反正人已经丢光了嘛!

静默了好一会,对面吸了一口气,像是终于想到该说什么。葛叶紘汰感觉到自己的心随着这口吸气也被吊了起来,在胸腔中不稳定的疯狂乱跳,差点就要蹦出体内,但身体却还是强作镇定,等待着对面的开口。

“那么,”耳中又流进这个平淡的声音。“葛叶先生,请问你能否告诉我,你所说的报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啊,来了。葛叶紘汰一震,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个由于自己一时太过激动导致脑充血而发出的丢人言行的后果。他在心里流着泪,苦笑着抬起头来:

“那个,那个,该怎么说呢,嗯……”

 

-

自吴岛光实被这个陌生人自顾自地拉进周边的一家快餐店,已过去半个小时。半小时前,这个陌生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睁着一双闪着光的眼睛,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对自己说出“报恩”两个字。在吴岛光实的脑海中,报恩,就是报答一个人对自己的恩情。这是固定死的字面意思,但转化为现实意思时,吴岛光实的理解机能就卡壳了。他是作为家族的继承人而出生的,从小就接受着家族最严格和冷酷的教育,为的就是根除他个性中仁慈和温柔的情绪。他的哥哥也曾接受这种教育,可他的哥哥天性太过柔和,总是排斥教育中暗黑的部分,无法与家族这种教育容纳。以至于他哥哥至今都无法真正接管家族的生意,只因为他哥哥始终不能在最后一刻对人予以死亡。但他的哥哥在其他方面上却又实在太过优秀,他的家族实在不能拒绝这种才能,在吴岛光实能超越他哥哥之前,只能让他哥哥暂时接管生意。同时,为了超过他哥哥,吴岛光实所接受的教育,比他哥哥也要多上好几倍。可以说从小到大,吴岛光实听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比吴岛大人还要强大,然后继承吴岛家!”在处处都被哥哥打压以至于难以呼吸的世界中,就能接受家族教育这点上令吴岛光实能稍微喘气。他也能有比哥哥强大的地方,也有能稍微超越哥哥的地方。也因为如此,吴岛光实从小就个性冷淡,奉行着一板一眼的家规,不让自己体内不必要的感情复生,不让自己唯一能超越哥哥的地方被自己扼杀。所以,当面前这个陌生人对自己说出“报恩”这两个代表仁慈意味的字时,吴岛光实混乱了。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有对谁实施过恩情,也从来都不记得这种已经在自己体内消失的感情什么时候复活过。空间跳跃之快,令吴岛光实产生出了一种不现实的错觉感。

为了了解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才乖乖地任由这个陌生人拉着他走入这种平民爱来的地方。

  可是吧,吴岛光实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陌生人拉着自己坐下,自顾自地介绍自己叫做“葛叶紘汰,你可以叫我紘汰,请多多关照”之后,再自顾自地给自己和他点了两杯果汁,自顾自地喝完一杯之后接着去续杯再喝完一杯,这样目不转睛地看了半个小时。直到续杯次数达到上限,这个陌生人居然毫无发觉,还想去续杯时,吴岛光实才终于出口叫住了他。

“葛叶先生,这家店只允许每位客人续五次杯,你现在已经续满五杯了,无法续杯了。”

吴岛光实在心中翻着白眼,在饮料机上贴着的大大的规则,这个陌生人居然都没有看见,果真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愚蠢平民。

只见那个陌生人把自己的头垂得更低,是可以埋进杯子里的程度,嘴里念念叨叨一些让吴岛光实觉得毫无意义的话语。他没有对这些话语进行回复,而是看着葛叶紘汰慢慢变红的耳廓和脖颈,隐约想起这是由于人处在紧张时会产生的生理反应。紧张吗?吴岛光实想起这个人初次见面就如此大胆的举动,不禁轻嗤一声。他的耐性也被耗尽了,所以他直接将话题奔向最在意的那里:“那么,葛叶先生,请问你能否告诉我,你所说的报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吴岛光实实在很想知道这种不符合逻辑的话语是怎么从这个叫“葛叶紘汰”的陌生人嘴里冒出来的,正常人都不会说出这种话,也当然不能排除他不是正常人的可能性。毕竟从葛叶紘汰嘴里说出了“驱纹戒斗”这个名字。吴岛光实在心里给这条划上了重点,而后又微微一愣,说起来,那时候,他为什么要说自己是驱纹戒斗?

视线落在葛叶紘汰身上,只见葛叶紘汰浑身一抖,耳廓急速地变红,像是做了许多心理斗争之后,才缓缓地将那颗低垂许久的头抬起来,有些棕褐色的瞳孔再次映出吴岛光实面无表情的脸。他抽了抽嘴角,露出一个苦笑。

“那个,那个,该怎么说呢,嗯……”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长,驱纹先生你不记得的话,也情有可原啦,毕竟是蛮久之前的事了,而且你还受了重伤……”

“大概是一年半之前的事了,那是一个晚上,在朋友家的聚会刚结束,走在路上,准备回家……”

“可能是喝了酒,朋友家又处于较偏僻的地方,然后我就,正好走到一个岔路口,由于头晕,看了好一会都没办法看清那个路标,就随便走了一条,反正路就这么多条,走哪条都有办法回到家嘛……”

“接下来的剧情,你可能不相信,但那都是事实。”

“我走在路上,身旁突然就跑过一个人。”

“紧接着那人身后,有好几辆车在追着他。”

“那些车开得很快,引擎的声音在深夜里面尤其恐怖,轰轰地在那响,把本来就头晕的我吵得更加头晕。”

“于是我就,很没骨气的,晕倒了。”

“于是有一辆车就,很符合气氛的,把我撞了。”

“在我意识彻底消失之前,我看到之前那个跑走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并和那些人在商量着什么,好像是在说如果他跟他们走,就把我救了。”

“那些人好像答应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房里了。我的姐姐趴在病床边睡着了,看上去很疲惫。不过说起来,被车撞真的是很疼耶。”

“再然后,这次醒来,我好像忘了很多东西,但是又多了一个秘密。”

“比如说……”

吴岛光实正在认真地听着,并在脑中飞快地寻找有关这个事故的记录,葛叶紘汰却在这时停下来,脸蓦地变成煞白,双眼染上了恐惧的色彩。

“比如说?”吴岛光实虽然对葛叶紘汰这种突然间的神态转变感到疑惑,但更多的是对葛叶紘汰这种说话到一半就停下来的行为感到不满意。他带着催促的口气,向葛叶紘汰发问。

“比,比如说。”

葛叶紘汰直直地盯着吴岛光实,双眼中的动摇越见明显。

“我,我能看到,你,你身后的……”

“我身后的?”吴岛光实皱眉。

“……ui。”

“哈?”那音调太过颤抖,以至于吴岛光实没能捕捉到。他不得不稍微凑前过去,以便听清楚葛叶紘汰说的话。

“鬼!”

吴岛光实的大脑再次陷入混乱,正想让葛叶紘汰好好地再说一次,随即就感觉到手上突然多出了冰冷的温度。可能是这温度太过刺人,吴岛光实一时间竟没有甩开。等他反应过来低下头时,发现原来是葛叶紘汰的手紧紧地覆在他的手背上。仔细一看,葛叶紘汰的手竟然在颤抖。吴岛光实一愣,这才第一次将自己的目光真真正正地落在葛叶紘汰的面孔上。

那张非常平凡,非常普通的脸上,那双之前非常闪亮,非常明亮的眼中,此时正被名为“恐惧”的感情,如暴风雨般席卷着。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黑龙双克胜利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