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w】短篇-雨后的小故事

标题没有丝毫问题。真的仅仅只是一个雨后的小故事(

大概是菲利普x翔太郎。


>>>

  “啪”一声巨大的关门响伴随着一股浓厚的湿气打断了正在阅读的菲利普的思路,他不可置否地皱了皱眉。抬起头,看到了水珠正成串顺着脸颊往下淌、一身湿透的狼狈的翔太郎。菲利普合上书,将头一歪:“发生什么了?”


  翔太郎把脸颊上的水珠一抹,甩到地上,形成了一个个浅浅的水洼。他摘下帽子放到胸前,手撑着墙气喘吁吁地说:“委托进行到一半就突然下大雨,只好回来了。咦,亚树子不在吗?”菲利普这才听到外面如敲鼓似吵闹的雨声。他投以关怀的目光过去,答道:“亚树子去照井龙家了。”


  “那正好,等我换身衣服后,菲利普你帮我擦擦头发吧。”翔太郎走到放帽子的壁橱前,小心翼翼地把手上黑色的帽子挂上去。


  “没问题。”菲利普放下手中厚重的书,盯着翔太郎那双破皮破得有些严重的手,隐约记起起今次的委托是去找一颗因为情侣吵架而被丢掉的贵重戒指。


  不愧是翔太郎啊。他笑着摇摇头。


  翔太郎换衣服的速度很快,不到几分钟,就换上一套绣有“硬汉”的浅蓝色睡衣走了出来。他捞了条毛巾丢向菲利普,接着走向沙发缓缓坐下,尽显疲态。菲利普稳当地接过了毛巾,走到翔太郎的身后,看着他因被雨打湿而显得半直不弯有些可笑的头发,轻轻擦了起来。


  手指总是会不经意地碰到翔太郎的发丝。是十分柔软的触感,与他一向自诩的“硬汉作风”显得十分不搭,倒不像男生该有的头发了。菲利普轻笑起来。


  “怎么了?菲利普?”


  “只是觉得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单独相处了。”


  “啊啊,习惯了有亚树子在的热闹,突然只有我俩的宁静还真是怀念呢。”


  “哈哈,也是。”


  一时又无言。但丝毫没有因话题断开而蔓延出尴尬的气氛。安静的房间里处处充满两人均匀的呼吸声,混杂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菲利普擦拭着,目光扫过翔太郎的后颈。


  翔太郎的颈其实很白,透着一点健康的铜色,那是长期在太阳底下工作留下的痕迹。很直,能隐隐约约看到裹在皮肉下的淡青血管和颈椎。菲利普想起很久以前,亚树子给他吃过的一种味道奇特,内部粉白的叫做山药的东西。


  “喂菲利普,很痒啊。”

  菲利普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毛巾,抚上了翔太郎的后颈。


  “啊,抱歉。”菲利普赶忙把手拿下来。似乎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般举动,顿了顿,又补充说:“翔太郎的颈很好看呢。”


  翔太郎猛地直起腰,两只手慌乱地捂住脖颈,扭过头去瞥了菲利普一眼:“说什么这些令人害羞的话啊!很不好意思的!”


  “翔太郎真的意外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啊。”菲利普勾起嘴角愉快地打趣道。


  “不要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出来!”


  两人又开始互相调笑起来,轻松的话语盈满了这间不算大的侦探所,安静的气氛被一抚而过。从窗户钻过的风吹着时间从两人的身边滑过,菲利普摸了摸翔太郎的头发,已经感受不到水的湿意了。于是菲利普拍拍翔太郎的肩:“翔太郎,头发干了哦。”

  回答他的只有那一直未断的雨声。

  “翔太郎?”


  菲利普将身体微微向前一侧,翔太郎细微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边。他扭过头,映入眼中的是翔太郎合上的眼帘,以及轻轻颤动的睫毛。


  菲利普撑着沙发直起身,无奈地叹了口气:“睡在这里可是会感冒啊。”说罢走到床边抱起被子,往翔太郎那一盖,认真地掖好被角。


  雨声,风声,还有两道均匀的呼吸声。


  “好眠,翔太郎。”


  菲利普走回属于他的那张沙发坐下,拿起书,继续品读起来。



评论 ( 17 )
热度 ( 60 )

© 黑龙双克胜利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