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短肉渣】陷

一寸一寸,顺着紘汰的脖颈抚下去,喉结,锁骨,胸膛,令人兴奋的喘息声从他那张因羞耻而紧咬着的唇中漏了出来,听上去多么的像小兽无力求饶的呜咽,让人忍不住握住他的脖子,摁压他的气管,狠狠地掐死他!

  手盖上他的左胸膛,手心传来心脏跳动的速度快到令人害怕,最后会不会跳到爆裂开来,溶于这一房子的粉红色气氛当中?谁知道呢。

  “住……住手……”那是多么破碎娇弱到让骨头酥软的声音呀。捧起他的脸颊,小心翼翼地吻上他的唇,并不意料,接触的那一刹那,舌尖上品尝到了一缕清甜的橙香,还有隐藏在那后面的一股非常浓稠、甜腻的味道。这并不合理,这个人应该是属于更加浓烈刺激的味道,如酿制了百年才打开的醉人的红酒香那般,如妖精使用的魅惑男人的紫色香水那般。

  两个人如此贴近,身体在灼热的燃烧,指尖触碰过的温度像是要将人烫伤一般,却又义无反顾地跳进去。舌灵活地撬开齿关,滑进他的口腔,贪婪地吮吸这那股属于他的味道。纠缠,分离,连结,加深,直至肺中的氧气已不足以维持这疯狂的索求行为,如同从深海中浮上水面换气的游鱼般,才分开两张紧连的唇。

  不顾紘汰的挣扎,粗莽地分开他的腿,挺了进去。在进入的那一刻,内心无尽的空虚终于被他体内的温暖给填满。嘴上呼喊他名字的声音渐渐加大,聆听着他因为冲击而发出的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吟。炙热的碰撞下,紘汰的手轻轻地抚上脸颊,飘忽的声音从身下传来。

  “住手……”

  “我还要去打工啦……戒斗……”

  眼泪倏地从眼眶滑落,温暖像是虚假的谎言化作泡沫一般在心中破碎消散。对,这并不合理。明明一直距离你最近的是我,一直看着你的是我,一直仰慕着你的,也是我啊。为什你会走向那家伙呢,紘汰哥。光实将头埋向紘汰的颈窝,任由眼泪滴落进去,一瞬间,便与汗水融合在一起,消失不见。

  “紘汰哥……”光实抬起头,被泪水湿润到迷蒙不清的视线中,唯独紘汰那双被水雾模糊住却依然清澈的眸子在闪闪发光。光实苦笑一声,加快了身下的动作,伸手盖住那双眼眸,再次吻向那双唇,将自己的欲望完全暴露于黑夜。

  其实你是知道的吧。

  你一直知道的吧。

  你是再清楚不过的吧。

  紘汰哥。

  又是一颗泪珠滑落的光芒,只不过,很快就被黑暗吞噬掉罢了。






葡萄→橙子↔香蕉三角真棒呀!(别


评论 ( 14 )
热度 ( 42 )

© 黑龙双克胜利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