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日记

1.

鸟与猫不可共存也。

 

蜗居在被树叶密密麻麻遮掩住的墙那一角落,名为加贺美的猫,听到主人说这句话时总是十分不屑。他有自己的一套见解,鸟有翅膀,他们可以随自己的心意飞往天空,姿态自由。而猫,只有笨钝的四只爪子,跳起来时确实能跟鸟一般高,但余下的高度却又那么遥不可及,那是不管跳多高,都弥补不了的距离。像这样天生就被造物主注定好的命运,怎么会不能共存呢?

 

加贺美叼起鱼干,摇着尾巴跳出窗台。

 

2.

不得不说,加贺美讨厌鸟,尤其是高高在上的鸟。譬如那只名为天道的鸟。

 

每当加贺美趴在阳台上晒太阳,不久后总能听到羽毛扇动空气的声音,还有接下来那声“哟”。他知道那是谁,他向来清楚。往往他抬起头,那只鸟背后的阳光刺眼得总会让他不自觉眯起眼睛。猫的眼睛对光很敏感,被强光刺激的话有可能会瞎掉。所以加贺美讨厌鸟,原因是不得不要仰头注视这个种族,那会让他产生一种平民仰望国君的错觉。

 

好吧,这点是对天道特定。

 

3.

天道是谁呢?

 

打从加贺美被现任主人买回家以来,他就已经认识天道。最初始的那份记忆大概还是加贺美很小的时候,偶然地看见那扇窗上矗立着一只鸟。对人类都没有敬畏之心的他,对那只鸟产生了。仿佛就是为太阳而生的,加贺美如此认为。虽然那份敬畏的心情在往后的相处中被磨淡了许多,但是那份对天道的敬重是消失不了的。至今他还记得第一次与天道相遇的情景。

 

“哟,猫,你好。”

 

轻蔑的语气。明明只不过是一只鸟,却能那么傲慢,很了不起对吧!

 

“你是谁?”

 

“我吗。”

 

“太阳说过,我是行天之道,总司一切的,他的化身。”

 

4.

后来就是被一大片白色糊住的记忆了。老猫加贺美浑浑噩噩的蜗在主人脚下打着盹,有气无力地念叨。另外一只名为剑崎的狗趴在地上,注视这只有着清澈蓝眸的猫,认真地听他说话。他刚来这个家不久,对这的了解程度也不过就是他有一个女主人,女主人身边养了一只叫加贺美的猫,这只猫已经快要老死了,所以女主人才把他买回来,顶替加贺美的位置。剑崎本以为加贺美会怨恨他,结果加贺美在他来到家中的那一天只是淡淡地瞥他一眼,什么也没有同他说,往后更是抬头不见,低头也不见。剑崎原本以为加贺美无视他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没想到加贺美今天却与他说话了。用他那年老的,沙哑的嗓子,与他说起了一只猫,与鸟的故事。

 

缓慢,深沉,让人想坠入沉沉的梦境中。

 

5.

风雪漫天的冬日,天道告别了加贺美,说他要飞往天空,那里才是他的归宿。

 

加贺美知道自己到达不了那个高度,于是他也告别了天道。

 

直到老去,彼此都再也没见过面。

 

死去前,不知怎的,加贺美突然想去那句话。

 

鸟与猫不可共存也。

 

果然是不能共存。

 

评论 ( 13 )
热度 ( 15 )

© 黑龙双克胜利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