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加AU/中篇】K and G (1)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哈哈(烟

慢热向,真的十分慢热,主要是小学生文笔实在捉鸡,也不知道凑不凑得到中篇x反正是练习(自我安慰)

大概是神话AU。:D

 

 

1.

东部。

 

这是一个被黄沙包围的大陆。烈阳炽热地烘烤着土地,一丝水汽都难以生存。那地面之上所蕴育的热量同生命正缓慢沿着干涸的土地滋生。已枯黄的草连同炙人的沙砾被风吹起,倾斜指向的那方,密密麻麻的人声夹杂着铃响悠然传来。那是一片靠着城市分布的村落,在那人影簇拥之中,披着浅蓝色虫形花纹披风,站在高大的骆驼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格外显眼。他神情庄肃,呼吸有些不稳,布满皱纹的手颤抖着抓住洁白的瓷杯,向空中抛出一道月弧,透明的液体承载着阳光从中喷洒出来,还未接触到地面,已被蒸发一些,剩余的落在地面,化作水渍溶在沙中。旁边密集的人群见状一阵欢呼。老者咳嗽一声,尽力站直他的身体,颤巍巍地说:“今天,乃尊贵的风神降临的日子,已干旱数年的故土,因为他的降临要改变了!他将为我们带来雨水,洗去炎热,请让我们,卑微而渺小的我们,慢慢等着他的到来!”又是一阵爆炸般的欢呼。沸腾起的人群,一道略瘦小的身影正费力的从中钻出来。加贺美头顶着一盆水,双手在旁固定,弓着腰,尽量让自己不碰到人群,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汗珠滑落到他的嘴角,他伸出舌头一舔,还是同以往一样苦,一样咸。

 

“风神吗......”

 

“如果他们知道所谓的风神只是一个花心的毛头小子,不知道他们的信仰会变成什么样……想想真是期待。”加贺美笑了一下,结果水马上洒落出来,打湿了他原本就已经被汗黏在一起的头发。加贺美只好重新调整一个抬水的姿势,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吃力地向着远处的神殿走去。

 

阳光渡在加贺美身上,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 

 

跨过神殿高高的门槛,突然的静谧与殿外的欢闹形成强烈的对比,让加贺美十分不适应。

 

“加贺美少爷,您回来啦。”

 

“啊……是,是的。”

 

“您看上去很辛苦的样子,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语毕,又是一点水滴落在头上,加贺美苦叫一声。站在旁边的仆人见状轻轻笑了起来,碍于加贺美的命令也不上前帮忙,于是对着加贺美鞠了一躬便退下。加贺美此时真想哀嚎,其实他是希望仆人来帮的,只不过这是父亲下达给自己的任务,不方便叫人来帮。他向四周环视一圈,刚刚那个仆人已经走远了,现在整个大殿只剩下他一个人,很安静,加贺美对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听得一清二楚。

 

“果然都因为风间那小子觉醒走掉了吗……”加贺美叹了口气,休息一会,又撑着水走向隐藏在一根柱子阴影后的储物间,如释重负地将水放下去。靠着墙壁坐下,他揉了揉自己酸涩不已手臂。储物间的阴凉散去了他部分燥热,令加贺美感到舒适。

加贺美扑起水洗了把脸,心里涌出一片清凉。走出储物间,他绕过最前端那座被光笼罩着巨大的甲虫神像,有些紧张地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加贺美很少来二楼,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警告过不能上二楼。看到面前如此宽阔的二楼,加贺美有些理解为什么父亲不同意自己上二楼了。好在有阳光为他做指引,加贺美感受着阳光移动的轨迹,跟随着光走到一扇半壁高的古朴的门前。小心地推开那扇门,撞入的刺眼的阳光不禁让他闭上了眼睛。待稍微适应后,加贺美对着前面深深鞠了一躬,恭敬地说:“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无声,只留尾音在回荡。

 

加贺美了解父亲,所以仍然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大气不敢出一下。刚刚那股清凉感早已消失,热气让汗珠不断从他身上冒出,不时滑进眼里的酸涩感更让他觉得难受不已。加贺美又等了许久,自己的父亲还是没反应,他便猜测起父亲叫他上二楼的用意。批评?表扬?赞赏?还是继续让我搬水?终于,一道声音打破了加贺美的胡思乱想。

 

“哦,加贺美。快看,太阳,是多么惊人的伟大。它使人们期待它,盼望它,得到它,需要它。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东西不渴望它。人们正在热切的希望他!”

 

“正因为它朝升夕落,所以这种落差,才能带来希望啊,明亮,灰暗,欣喜,痛苦的希望。你能感受到它吗?加贺美。”

 

加贺美一震,绷直身体。“是的,父亲,我能感受。”

 

“既然风神已经来了,那么,属于你的使命之日也快降临了,加贺美。”

 

使命之日?

 

加贺美脑中霎时一片红与蓝的碰撞。仿佛很久远的记忆被唤醒,将他拖进深深的漩涡中,难再脱离。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黑龙双克胜利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