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柔柔

smdrr今天升天了吗?

ゆめ。

诗岛刚有曾做过数次梦。
梦的内容很简单,无非就是打倒自己父亲做出来的罪恶的机械生命体,让自己的姐姐一直这么单纯无忧下去。或许因为这个执念,梦到的次数太多,连想起来都是一片灰色,那种令人恶心的机械生命体的颜色。渐渐的,他厌恶起了做梦,即使在梦里能打倒Roimuld,拯救了世界被夸为“救世主Mach”,醒来也还是一片虚无。他并不喜欢这种落差,被现实打碎幻想的滋味他感受过很多次。诗岛刚想起来自己以前是很喜欢做梦,梦中他做什么都有可能,自由自在,就像是阳光折射水露后映出来的色彩,五彩斑斓。
扭曲的梦境是不需要的,这样想着的诗岛刚,将梦丢弃在自己伤痕累累的心中,夜里强迫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苏醒,融于黑暗,即使与孤独相伴。



“我会保护你的,刚。”
是什么时候,一成不变的灰色逐渐被渲染成了红色?
再一次做梦的时候,那个梦境是被叫做泊进之介的人填满的。那个被他唤着“姐夫”的,优秀的男人。他和进之介的关系很微妙,进之介在有意无意中总是对他施以温柔,他也注意到进之介暗地里总是凝望着他。残念的,诗岛刚对此心跳不已。他认为自己并没有那方面的癖好,比进之介帅气的,优秀的,会宠溺地叫他“刚”的人也不是没有,可以说他见多了。在美国时经常有男生向他告白,都被他以“我有女朋友了,她叫雾子。”给拒绝了。擅自用姐姐的名字被知道肯定会被打死——但这是身处异乡怀念自己家人的唯一途径。
进之介。
单单是想着就会心跳加速的名字,如果让自己叫他“进之介”的话,他一定会因为心脏跳动速度过快而死,太危险了,还是叫“进哥”保险一点。诗岛刚对自己这点心思经常是嗤笑不已,明明在美国的时候,跟那些人还玩得很开的。带着这份心情与进之介朦胧的相处,在时间的雕刻中终于变成定时炸弹,在那瞬间讥讽般引爆。
“刚,由我来保护!”
挡在他面前的身姿一如以往般笨拙却又帅气,从这心跳速度来看八成是进之介没跑了。诗岛刚看着进之介臂弯下的阳光,低笑起来。
进哥不管什么时候都很优秀
例如现在 我就是个无能无力的孩子
所以这样鲁莽的
需要你保护的我
又怎么能配上你呢?
只是玩着的感情,怎么能跟你比呢?
终于崩坏的心理防线,让名为“泊进之介”的思念病迅速占满全身。

“进之介。”
“嗯?”
“现在是在梦里,所以我敢这么叫你。换在现实,我恐怕已经逃回美国了吧。”
“刚?”
“不要回应我,进之介,我早就想这么叫你了,或许你不知道,其实我很嫉妒那些能直呼你名字的人。为什么我就是个胆小鬼,我做不到,只能在梦里这么窝囊。”
“刚?”
“……进之介,我喜欢你。”
“嗯,这么说出来的感觉也不错呢,对吧,进哥。”
“好不容易做个好梦,真不想醒来呢——”



红色。
进之介的红色。
还是单一得厌烦,但那里面有进之介。
诗岛刚久违的,因为做梦笑了。
进之介说他会保护我,这样就足够了。

Fin.

评论
热度 ( 22 )

© 神秘的柔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