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style。

BGM:http://5sing.kugou.com/fc/5201024.html###


想抓住夏天的尾巴。


-

距离升上一科也过了一个月了,时间流逝之快让进之介忍不住感叹“这就是岁月啊。”作为最有资格感叹岁月的玲奈当然是狠狠打了进之介一顿,“年轻人就要好好享受青春啊不要跟个老头子一样在这里浪费人生!”

进之介无奈地躲避玲奈的攻击,接着注视她无名指上闪着光的东西。

“是,是,玲奈姐,恭喜你啦。”

 

-

进之介整理着曾在特状课工作过的地方,以防漏下将办公桌的抽屉一个个拉开查看。待拉到最后一个,眼前猛地撞入熟悉的笑容。他愣了愣,拿起来,轻笑一声。

“刚那家伙,什么时候在我的桌子里藏了这种东西啊。”

那是一张照片。进之介揽着诗岛刚微笑的模样刻印其中。

 

-

意外的和Medic拟态的人成为了好友。虽然是自己头脑一热把她约了出来——雾子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长相清丽的女生,思考要说些什么话语才好。结果对方先发现自己的窘迫,带着笑意开口:“诗岛小姐,很谢谢你上次救了我,这次邀请我出来也是问我的身体状况吧?已经恢复了哟!”“哎,啊,那真是太好了!”下意识地就说了出来,唐突得让雾子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除了玲奈以外都没跟女性朋友接触过。眼看又要冷了下来,羽鸟美玲牵起雾子的手,柔声说道:“诗岛小姐,平时都不怎么打扮自己吧?来吧,一起去逛街!让我以芭蕾演员的眼光帮你打扮!”

“哎哎?”

雾子还没反应过来,但手上传来了不可反抗的力道。

 

-

“啊!!!!!博士!!!!!!!!你又在我脸上涂鸦了!!!!!!!!!!!!”刚看着镜子中自己五彩缤纷的脸,哭笑不得。一旁的哈雷博士装作不知情,吹着口哨说:“不是我做的哦,是chase小哥哦。”“噗——”刷牙的水全部喷了出来。刚咳嗽着,却止不住地咧开唇角:“如果是他做的话,等他苏醒过来,一定狠狠地将他打一顿!”

 

-

进之介将奶糖抛进嘴里,拆开了摆在桌面上成堆的信封。这是刚寄过来的。他每去一个地方就会拍张当地的照片寄回来。因为工作的繁忙进之介已经许久没拆信,终于等到一个小长假,进之介可以好好地阅读信件了。一颗一颗嚼着奶糖,进之介逐句逐行地读下去,刚活泼的话语让进之介忍俊不禁。翻到最新寄过来的信,上面大大的“进哥!Chase复活有望了!”旁边还画了个笑脸的字样瞬间让他鼻头一酸。

“什么啊,刚,你这家伙,真的很努力啊。”

 

-

刚旅行到荒漠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挂着一块在常人看来没什么价值的已经碎裂的红色硬币,把它当成生命一样珍重。刚尝试去问这硬币背后的故事,那男人淡笑着摇摇头,指着他手中的车子说到:“你看,我俩也是一样的嘛。”刚低头,摆摆手:“不一样不一样,我是为了还这家伙的人情。”男人只是笑而不语,拿起那根吊着内裤的木棍对刚说:“有缘再见吧,我相信我们一定还能见到。”

刚挥了挥手,道:“再见。”

不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鹰嘶。

 

-

进之介对自己第一个在一科完成的案件进行总结的时间到了。他握着稿件,在后台不安的打转,生怕自己待会在台上闹出什么笑话。领结是雾子给自己亲手打的,西装是刚从旅游的地方买最贵的送回来的,造型是玲奈帮自己做的,演讲稿是课长帮他修改好的,总之看上去哪里都是完美的,但好像就是缺点什么,导致自己的齿轮咬合不上。外面的人声越来越嘈杂,进之介的脑子也越来越乱,想着脑细胞肯定都要死光了——“进之介!”进之介猛地转头,看到喘着粗气的老现正满脸严肃地向自己走来。

“老,老现?”

“怕你在发言前紧张,课长特意拜托我来给你,进之介,这个!”

老现用力地往手中一拍,进之介痛得缩回了手。“你干嘛啊,老现。”

“快看!”

“看?”

进之介吸着冷气打开手掌,手心放着一张小小的纸条。他凑近去看,上面写着隽秀的字体。

Start your engine。

脑中的杂音瞬间停下,只剩下这句话的回响。

“……啊,是吗。是这样吗……我懂了。谢谢,老现!”

老现微笑着冲进之介比了个拇指,进之介点点头,攥紧那张纸条,走向前台。

一如他决定担负起Drive的责任那天的模样。

 


评论 ( 10 )
热度 ( 7 )

© 黑龙双克胜利剑 | Powered by LOFTER